温酒

文笔拙劣 不值一看

又是一年端午,今年是暗香在门派外过的第一个端午,多少有点兴奋,毕竟他还没体会过和除师姐以外的人过端午的感受。

1.五符纳吉(双暗)
早早地做完了课业,接了端午节的限定任务,说是到各处邀人画符以求吉祥。暗香接下后也没想太多,将任务上的目的地给车夫看了之后,便看着窗外风景,不知觉中便睡了过去。
“女侠,这位女侠,到目的地了,可以下车了。”
“......我是男的.....算了,来,给你车费。”
“多..多谢少侠....”

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暗香最烦别人叫他女侠,从小就被师姐错叫成师妹就算了,每回出去做任务,还被人叫女侠,难道自己就真的长得那么像女生???
暗香曾无数次地问自己,但是等照镜子看的时候...

【all暗】论直男暗香如何步入歧途

4.少暗
不知所措,是暗香本香了。不知是晒了太久的太阳还是真的害羞了,暗香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简直就能把这金顶给热化了。当然前者完全是胡扯,暗香自己心里最清楚,就是害羞了。
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连忙与武当拉开距离,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才能把卖菜车拉到这里,暗香一个不留意,撞到卖菜车,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了下去。
金顶太高了,正在掉落的时候,暗香看着武当连忙轻功跳下想接住他,但暗香知道,来不及了。
想着这样摔下去估计没个几个月是起不了身的吧,却没想到自己跌入的地方,虽说有些坚硬,但伴随着起伏?——少林接住他了。
武当见暗香没事,便跳到一旁,正想去问暗香有无大碍,却见那和尚就那样抱着暗香,风一样的就跑了。
武当心里犹...

【all暗】论直男暗香如何步入歧途

3.武暗
暗香到云梦的路程并不远,没到一个时辰,暗香已经还完灯办完事了。只是在见到那位云梦男弟子的时候,心里总会涌上一股暖意,该不该这么说呢,总之就是“奇怪的感觉”。
暗香长这么大,没试过的事还是挺多的,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更是,闻所未闻。只能说是师姐保护有方吧。所以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十分的困扰。
难不成这云梦治病还有副作用?
不想这么多了。
看时间还有不少,暗香就跑去金陵城逛了逛,主要是想去点香阁看看林仙儿姐姐。小家伙入世尚浅,哪知道这点香阁是干嘛的,要不是师姐之前跟他说是可以倾诉烦心事儿的地方,光看名字他还以为是点香求运的呢。
林仙儿倒也是善解人意,知道小暗香是真的不懂,也没跟他道出真相,每次就认真地听...

【all暗】论直男暗香如何步入歧途

0.
说这暗香男儿不好看自然是假的。
虽然说小时候被父母遗弃,兰花先生看这娃娃长得水灵才顺手领回来,但师姐们难得看到一个小男孩进了门派,心里能说是又高兴又好奇,真把他当亲生弟弟似的,有什么好的都往他怀里塞,不是个小少爷却硬生生活的像个小少爷。
什么好的养眼的,美白的,各种各样的保养品,都是师姐们外出时从城里带回来的。现在一看,暗香的桌子上还有满满一堆。
不光是保养品的关系,暗香地势偏僻,终年不见天日,天昏地暗的,师姐们还把这小暗香裹得严严实实,整个人就真的是白白嫩嫩,像块上好的白玉一样。
虽说在女人堆里长大,从小倍受宠爱,但这暗香还是挺吃苦耐劳的,还有着一颗特别直男的心——等我出去办事了我就多多去世界游

暗香男子就是生得好样貌,细想而来,似乎什么职业都适合似的。

1.暗影(武暗)
用面纱层层裹住那好看的面庞,匕首更是细细地擦拭一遍又一遍,整理好衣裳,别好兰花后,轻轻一跃,藏进夜色中。
暗影这行当不算好做,毕竟会招来不少仇人,幸好暗香地处偏僻,天昏地暗的,别的门派也不敢随意闯进。况且还有这么多师兄师姐护着,小暗香便不再顾虑,闯进了目标的房子。
却没料到对方的修为要更胜一筹,反被对方压在墙上,本能地把匕首拔出正准备向人刺去,却被对方一手打掉。
看清对方面貌后,暗香不禁骂了一句,“哪有你这么无聊的,悬赏自己,要不是我来,你觉得你还活得了?”
“你这不是来了吗?”
“你们武当仗着钱多就能这么玩儿?”
“先不说这些...

【邦良】「若是能两情相悦」【现代paro】

※是甜饼
※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前篇

1.
张良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刘邦是在去学校报道那天。

如张良所料,顺利考进了自己心水的高中。
好不容易熬过初三这一年,顺利结束中考,顺利来到这所高中,说张良心里一点也不紧张那也是假的。
但对成绩的紧张倒是一点也没有,多的是面对新同学新环境新生活的紧张。
同校一起考上来的也不是没有,但都不和自己一班。多少来说还是会有点怕的。

报道的时候还没分班,报道前张良只能每天端着手机打打游戏,要不就去书店买几本书来消遣消遣。
直到去报道那天,拿到了暑假作业,才多少有点事儿可以做了。

也忘了自己是怎么进到级群里的了,也许是同校的拉自己进去的,反正张良也
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说太多话,其...

【邦良】「情人眼里出西施」【现代paro】

‡大概就是一个糖罐子吧

1.
“子房啊”教授一旁盯着张良已经有那么一会了,犹豫中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还是开了口,“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这…”突然而来的问题令张良有些措手不及,瞄了一眼身后那个黑着脸笑着的人,说道:“女朋友倒是没有,但良早已有心悦之人了…所以…”
“这样啊……唉呀…子房你长得这么清秀,人也优秀,想想你也看不上我家侄女呢……罢了罢了!你忙你的吧!”教授拍了拍张良的肩,便出去散步了。
留下刘邦和张良两人独处,这两人在一起已经有快两年了,从开始当教授助理之前,两人就早已相识,这俗话说得好,日久生情,你早就有这情丝,那可就是日久情更深了。
是的,这俩人在当助理还没一个月的时候,刘邦就先开口了...

【邦良】「咲く」【现代paro】

「咲く」
◎邦良
◎现代paro
◎双结局注意

0.序言

花会盛开,也会凋零。

1.种下种子

从张良还未记事起,他就被父母“送”到了孤儿院。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从出生起两眼的颜色不同的缘故吧,反正张良感觉自己小时候并不受他父母的疼爱。
在张良三岁时,他被一位老妇人领养。老妇人是个退休教师,子女在外工作,只剩她一人留在这儿。
在张良从幼儿园回来时,老妇人会教张良一些幼儿园里学不到的东西。似乎因为张良天资聪颖吧,学什么都快,还学的好,老妇人教的也顺心不少。
隔壁屋,有个叫刘邦的小子,比张良大五岁,似乎对张良的异色瞳很感兴趣,时常来老妇人家里陪张良一起玩。
刘邦的父母和老妇人聊天时,常调侃道“不如把我家刘邦也...

大概是一个轰爆

1.
住校之后A班的各位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唠唠嗑,今天聊到了前往USJ大巴上的事。

“诶爆豪啊,以前就想问了,你这性格,真的有人喜欢吗?”
“哈啊?????你几个意思啊????”
“你之前在大巴上说将来会有的来着,现在有吗?”
“有啊咋了。”
“居然有!???????是哪个瞎子看上了你啊????居然有人愿意喜欢你????????!!!”

在一旁沉默玩手机的轰的脸好像一下子黑了下来,手里的手机也渐渐开始布满冰块。

“喂轰同学?你没事吧?”一旁的八百万用手在轰的眼前挥了挥。

“没事…稍微失态了…”

【今晚先好好的跟胜己卿卿我我之后,等哪次的模拟对战再去教训切岛这个家伙…】

2.
日本的高层建筑阳台部...

挑封面的时候突然发现了暑假去日本拍的照片…其实我拍照水平不错的…【主要靠滤镜

©温酒
Powered by LOF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