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

文笔拙劣 不值一看

【邦良】「咲く」【现代paro】

「咲く」
◎邦良
◎现代paro
◎双结局注意

0.序言

花会盛开,也会凋零。

1.种下种子

从张良还未记事起,他就被父母“送”到了孤儿院。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从出生起两眼的颜色不同的缘故吧,反正张良感觉自己小时候并不受他父母的疼爱。
在张良三岁时,他被一位老妇人领养。老妇人是个退休教师,子女在外工作,只剩她一人留在这儿。
在张良从幼儿园回来时,老妇人会教张良一些幼儿园里学不到的东西。似乎因为张良天资聪颖吧,学什么都快,还学的好,老妇人教的也顺心不少。
隔壁屋,有个叫刘邦的小子,比张良大五岁,似乎对张良的异色瞳很感兴趣,时常来老妇人家里陪张良一起玩。
刘邦的父母和老妇人聊天时,常调侃道“不如把我家刘邦也给您了吧,您家的小良一来这小子都变乖了不少呢。”
的确,在老妇人接张良来之前,刘邦是镇上出了名的混小子,都八岁了,学倒是好好学了,可架也没少打,整天和班里的韩信一起,一放学就去堵着五年级的路,说是要收保护费,结果最后还是免不了被五年级的大佬打。
一个三年级的小伙子,有事没事堵着别人五年级的路干嘛呢。摆明了就是来找打的咯。

可从张良来的那天起,刘邦就再也没打过架了。
刘邦学习本来就不错,只是太喜欢打架给耽误了罢,现在架也不打了,学习就马上上来了,才三年级就被老师推荐进了学生会。
刘邦家里还庆祝了一番,把张良和老妇人请到家里来,尤其“重赏”张良。

不知是老妇人教的好,还是张良学的好,张良四岁时跳级,进入了小学。

2.熬过寒冬

小学和幼儿园不同了,幼儿园的时候因为他的异色瞳,老妇人吩咐了幼儿园的老师让他多照顾下张良,老师也万分注意张良。但到了小学,尽管老妇人让老师多照顾张良,但有时候还是可能注意不到的,所以,张良在学校里被欺负了。

一年级时大家还算懵懂无知,反而觉得张良新鲜,张良因此在班里倍受欢迎。
后来,张良因为他的聪明,一年级的上学期才结束,就跳到了二年级去了,二年级呆的也不久,就进入了三年级。
因为老妇人对英语不太熟悉,便让张良慢慢接受,把三年级的课程好好上完。刚跳上来的张良,本以为会像在一二年级一般的顺利,却想不到,人心本恶。

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是刘邦,上了五年级就晋升为学生会书记了,工作虽然多了许多,可学生会的巡逻还是得继续执行的,他千求万求才求到嬴政学长的许可——巡三年级。
那天是下午,刘邦照常走过张良的班级,见张良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认真看书,而是趴在桌上,颤抖着双肩,还有几个男孩子在一旁偷笑。
刘邦觉得不对劲,径直走进张良的教室里,走到张良的座位旁,轻轻地推了推张良的肩。
张良似乎不想理任何人,只是把身子挪了挪,并没有回应刘邦。
不知刘邦的眼尖是优点还是缺点,一眼看见了张良脸上的伤痕。
一瞬间,刘邦周围的空间似乎冷了几分,他俯下身子,问道“子房,谁干的。”
张良听见了刘邦的声音,吓得抬起头,望着刘邦,“季哥哥你怎么……??”
见张良头发乱糟糟地,脸上也多了几道伤痕,以他的性格,估计也是不会说的了,刘邦便和张良的班主任招呼了一声,连拖带拽地把他带进了医务室。

校医不在,刘邦只好自己给张良涂点双氧水。张良从到这时就被老妇人和刘邦一家当做掌上明珠一般,伤自然是少受的,现在突然被别人伤了那么多,论谁都会有点难受。
“呜……疼……”被双氧水拭过的伤口开始泛疼,张良一不小心叫出了声。
“没事,过一会就好了,子房忍一忍,乖。”刘邦一边说一边安慰性地摸了摸张良的头,随后在涂药的时候,紧握着张良的手。

上完药后,他直接把张良带了回家,向老妇人交代了一切,老妇人沉思了许久,对张良说道:“良儿,你若是不喜欢在学校被欺负,就待在家里吧。我会教你的,有奶奶在,没人会欺负你的。”
张良看着老妇人的样子,愣愣地点了点头:“我听奶奶的。”

3.融化冰雪

老妇人带着张良搬走了,老妇人不用手机,也没给张良买,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新家的地址和固话给了刘邦。若不是刘邦在张良临搬走前几天天天缠着老妇人,老妇人估计就会一声不响地带着张良搬走。

正准备上车时,刘邦拉住了张良的手,对张良说道:“子房,过不了多久,我们又能见面的。”

来到了新家,比之前住的大了几分,听老妇人说这是她儿子买给她的。老妇人还说,这间屋子的书很多,张良可以慢慢读,读完了就继续买,老妇人专门叫人空出两间房间给张良放书。

张良一扎进书堆就出不来了,老妇人现在只是回答他一些深奥一点的问题,大部分都是他自己学,学校发下来的书早就不知被扔到哪去了,反正每次考试都是那么高分,老妇人直接让他多看点其他更有研究价值的书,等到最后三个星期再把学校的书看看,去应付应付考试就好。
老妇人的老同事都羡慕,同样都是退休后从事慈善,领养孤儿,唯独老妇人的眼光这等的好,把个天才给带了出来。

转眼间,张良16岁了,老妇人也放心他去学校了。
不过张良去学校做的事不多,只是让他自己对大学了解了解,然后就是在高三最后半年和同学们熟悉熟悉罢了。
似乎是怕像儿时一样再被欺负,张良自己偷偷买了美瞳,准备在学校的时候就戴着,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另一只眼睛的不同。

4.迎接春天

“两年半未露面的学生,今天总算回来学校了,让我们欢迎他进来吧。”听到班主任的话后,张良便推门进入了教室,走到讲台中央进行自我介绍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紫色的头发,深紫色的眸子,与他人不同的惯用手——刘邦。

张良忍住没叫出声,自我介绍完后就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不知是老师安排还是刘邦要求,总之自己已经成了他的同桌了。
“季哥哥……?”坐下的时候老师就已经开始继续上班会课了,张良只好小声地叫了一声。
“嗯,我在。”
听到刘邦说这句话的时候张良差点没哭出来,张良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激动,总之这几年来他最想见到的人就是刘邦。

放学后,刘邦带张良熟悉学校。逛完学校后,把他待到了学校后花园里,说道:“子房,在我面前还要戴着这个吗?”说罢,便指了指自己的左眼。
“呃…我…还是不了吧…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看着张良略带为难的样子,刘邦也不强求了。便带着张良回到了自己家。

刘邦知道张良今天会回学校,早上就跟老妇人说好了,晚上张良到他家吃饭。
虽说是刘邦家,可因为刘邦父母把刘邦安顿好后就立即赶去工作了,家里便一个人也没有。
“随便坐吧,今天就我俩。你可以去书房看看书,等我把菜给做了。”

张良也没说什么,乖乖地走到书房,乖乖地看书。
张良大概地看了看书房里的书的种类,大多数是关于心理学的,估计刘邦应该是对心理学感兴趣吧。
看了几眼后,张良觉得左眼在发痛。只是隐隐作痛,张良觉得可能只是自己有点累了就没再多管。于是只随便拿了几本看了会,刘邦就来叫他吃饭了。

“这些是……季哥哥做的……?”看着桌上摆满了的菜,张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经刘邦之手做出来的。
“那当然,不然还是凭空出现的?”刘邦一边说一边解开围裙,将其挂好后,便拉着还沉浸在不可置信里的张良走到座椅旁,让他坐下。

“怎样?你季哥哥的菜还不赖吧?”刘邦微笑着看着张良吃饭,眼里充满了宠溺。
“季哥哥你……不吃?”
“好好好我吃。”

----------------------

张良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不适合戴美瞳,总之今天一整天眼睛痛了不知多少次。
回到家后张良也没多管,洗了澡之后就睡了。

5.花苞待放

张良做了个梦,梦见他在一片花海里,那里风景特别漂亮,漂亮得,令人说不出话,张良甚至觉得,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地方。

醒来后,眼睛也没有再作痛了,张良便以为自己是真的太累了,可当他看见镜中的自己时,便知道他的想法是错的——他的左眼内,有一朵花。
那朵花,他很熟悉,熟悉的不行——那个梦里花海里的花。

这下他就算想在外不带美瞳,也不行了。这下他是连选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被这只眼睛剥夺了。
张良没把左眼的异变告诉任何人,包括老妇人,包括刘邦。

张良就这样按着上课时就戴着美瞳,午休时和下课就偷偷去后花园摘下美瞳自己休息这样的规律,过完了高三剩下的日子。

高考对张良来说不算什么,考了那么多年,他自己多少也有点习惯了,反正考的都会,便淡然面对。
高考状元,信手拈来。
正在各个学校都想招他入学时,张良选择了出国。
张良的外语一向好,出国也不令人感到出奇。

可张良没想到的是,刘邦也跟着一起来了。以着“奶奶叫我一起跟过来照顾你”的名义,和张良一起去了日本。

6.春风拂过,花朵盛开

刘邦和张良一起,在日本待了三年,大学毕业后,他们再次回到国内,开始各自的生活。

老妇人在张良大二的时候去世了,当他知道消息的时候他恨不得立即赶回去,但由于当时正在做一项有点困难的翻译工作,必须在学校内完成,导致张良无法如愿回去。
张良只能回到公寓后抱着刘邦痛苦不止,“我又变成一个人了。”那时的张良脑海里只有这一句话,刘邦似乎是听到他心里说什么似的,一边帮张良拭去眼泪一边说着“还有季哥哥在。”
张良只记得自己哭的很累,却忘了那时候自己已经把美瞳摘下,刘邦把左眼的异变全都看在了眼里。

刘邦在日本把心理学学的挺好的,张良在语言系都能经常听到女生们讨论刘邦,说是什么温柔之下还带有一点小狡猾的美男子高材生,张良听到后差点没笑趴下。
刘邦回国后便做了心理医生,在医学界也算比较出名的了,他似乎挺得微博上小女生们的芳心,有些迷妹为了看他甚至没病装病。

张良倒是没怎么样,自己在老妇人留下的房子里生活,平时就做做翻译,写写文章。

至少在他20岁生日的前一天为止都过的很顺利。

张良又做了那个梦,那个在花海之中的梦。但这次有所不同,梦中的他,走在花海之中,遇见了刘邦。

他明白这是梦,便将自己的感情告诉了梦里的刘邦,梦里的刘邦也接受了,并采了一束花,送给了张良。

是的,这是一个美好的梦。但一个美好的梦总是会带来一个残酷的事实。
张良的左眼,长出了一朵花。
虽说有一朵花,但张良还是能看到的,而且比平时看的要多——今天天气如何,空气好不好,湿度怎么样,会不会有地震之类的自然现象张良可以通过这朵花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朵花绽放的美丽,惊艳,张良的人生也随之绽放——第一次发布的文章就受到大家的喜欢,完结一个月后成功出书,销量一直不错,还接到一份高额翻译工作…

张良也不是没想过把这朵花摘下,毕竟这朵花令他已经一年没有出过门了。
但每当他去尝试把它摘下时,总有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告诫他:“摘掉了就会死。”
而且当他稍微扯了扯花朵的时候,他的心脏会剧痛无比。

时间过久了,他发现这朵花以吸取他身体里的养分为生,并且它似乎已经与张良的心脏连通。

张良私下还是会与刘邦见面,日子都定在有大型漫展的晚上,这样张良便有借口说自己因为参展签售没来得及换衣服和卸妆,就没把眼睛上的花拿下来。
刘邦虽然问过张良为何不现在拿下来,张良以步骤繁琐把问题潦草带过,随即便转移话题了。

作为心理医生的刘邦不可能没有察觉异样,但张良并没有说出真相的意愿,刘邦也不愿强求他,便当做没察觉一般。

7.花开于春,花谢于秋

若说20岁就是春季的话,22岁就已经是盛夏了。
左眼的花朵开始不像从前一样绽放,颜色也有点变淡,张良知道,它要谢了。
张良曾试过服入营养药,但起不到任何效果后,他便明白了——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花朵的凋零。

既然无法阻止,他便放弃了努力。虽然他内心之中大概知道有个办法,能让他恢复原状,但他又无法肯定。

¤BE转8,HE转9

8.留下无法抹去的痕迹

似乎是不甘心就此死去一般,张良在两年内一共写了十本书,并且依然受大众的喜爱。
张良的文章已被读者打上了有质量且耐人寻味的标签,花瓣只剩一片了,张良在最后的一点时间,把自己的人生写成了书。
完成的时候,张良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他首先把原稿寄给了自己编辑以及还未装订好的原稿复印件寄给了刘邦,便一人外出旅行。
他回到了以前和老妇人住在一起的小屋子,到了那个以前隔着一面墙就能见到刘邦的那个屋子。
他再到了从前的小学,看了看自己满是灰尘的桌子,看了看以前刘邦为他擦药的那个医务室。
他回到了高中,那所高中成了重点高中,他回去还被老师要求签了几个名才当他去以前的教室。他摸了摸自己的桌子,摸了摸刘邦的桌子,想起了第一天回来的时候,他还半信半疑地问了句,

“季哥哥……?”

刘邦,也许是张良唯一无法放下的一块石头,张良知道刘邦看到那本书后,定会过来找他。
他在最后写了,“如果季哥哥把这本自传看完的话,就来高中找我吧。”
他在学校的后花园躲着,他看到了刘邦焦急地跑进学校后,他便舒了一口气似的,离开了学校。

刘邦赶到了以前的教室,在他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刘邦看着信封上的字就知道这是张良写的。
这是一封遗言,经过法定程序的遗言。其中写到:
当季哥哥赶来的时候,良已经离开了学校了,下次季哥哥再见到良,估计是在良的葬礼上了吧。
良这一生没有什么显著的成绩,也就赚了一点钱,没什么好开心的;唯独和季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是良最能感到幸福的时候了。
良并非那种行善一生的人,良本就是个自私的人,所以良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季哥哥。
良不求别的,只求季哥哥能幸福地生活下去。……

“你这样,让我怎么幸福啊…子房…”

一个星期后,张良的新书发售,同日,张良在家因病而逝。

书尾的一句话,不知为何特别令人难忘。

“良得到了这世上最温暖的阳光,绽放地绚烂,可惜,阳光永存,花却会谢。”

Bad End.

9.春风拂面,君在良在

张良虽不敢肯定,但对刘邦的情感总是要表达出去的,就当作是拼一把似的,张良下定了决心,决定明天找刘邦来家里。

刘邦果然应约,张良把缠在左眼的绷带解了,让刘邦看到了那枯萎的花朵。
令张∵良意外的是刘邦并没有吃惊,倒是一副“果然是这样”的表情,摸了摸张良的头,说道:“子房不怕,我已经找到办法了。”
“季哥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奶奶去世的时候,你把美瞳给摘了,我看到你眼睛里的花的时候,我就在查了。”
“但是一直查不到任何信息。当上医生后,偶尔一次听到一个老中医说他之前接的一个病人,那个病人眼睛里长出了花朵,他还没找到医治方法的时候那个病人就因为花朵凋零而去世了。”
“那个病人是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我不是,被他们抛弃的吗……”
“并不是。你的母亲在生下你的一年之后就连受重病,最后因病而逝。奶奶曾是你父母的大学老师,见他们两个都去世了,只剩下你一个人,她便将你领养。”
“那……季哥哥是怎么知道治疗的方法的……”
“之前在翻古代传说的时候发现汉初时也曾有过这样一个人,他最后是获得了所爱之人的吻,才得以痊愈。”
“那子房,你的所爱之人……是谁?”
“我…我…我肯定喜欢你啊…除了你我还有谁啊…”

“很好。”

说罢,刘邦将张良拉进身边,俯下身子吻住张良。
这个绵长的吻使得张良有点喘不过气,随后便是掉下的花朵,张良的眼睛变回了正常,虽然两眼的颜色仍然不同。,但也无妨。

“只可惜没在这朵花最漂亮的时候吻你。”

那晚,张良在一次回到了那片花海,他见到了那朵花。
他俩的模样一样,只不过张良是白发,而那朵花是黑发罢了。
那朵花对他说道:“我缠着你们张家人也有数千年了,我带给了张家人辉煌,也想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只可惜,到你这,才能实现。”

“是时候离开了。”

那年春天,花开的异常美。

Happy End.

-----------
年初的文…
翻了翻觉得图片有点糊就换了文字…
其实是最近一点邦良都没写出来假装勤奋

评论(2)
热度(29)
©温酒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