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

文笔拙劣 不值一看

【all暗】论直男暗香如何步入歧途

4.少暗
不知所措,是暗香本香了。不知是晒了太久的太阳还是真的害羞了,暗香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简直就能把这金顶给热化了。当然前者完全是胡扯,暗香自己心里最清楚,就是害羞了。
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连忙与武当拉开距离,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才能把卖菜车拉到这里,暗香一个不留意,撞到卖菜车,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摔了下去。
金顶太高了,正在掉落的时候,暗香看着武当连忙轻功跳下想接住他,但暗香知道,来不及了。
想着这样摔下去估计没个几个月是起不了身的吧,却没想到自己跌入的地方,虽说有些坚硬,但伴随着起伏?——少林接住他了。
武当见暗香没事,便跳到一旁,正想去问暗香有无大碍,却见那和尚就那样抱着暗香,风一样的就跑了。
武当心里犹如波涛汹涌天闪雷鸣,意识到自己有所失态后,便默念道:生气伤财生气伤财…
少林一路抱着暗香,看起来啥事没有似的,暗香不禁好奇,这家伙锻炼得有多努力,才有如此坚硬的胸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便伸手戳了戳,见这和尚像是没感觉似的,便继续戳了几戳。
好奇心害死猫,少林终于忍不住了,“施主,别戳了,痒的。”
暗香这才连忙收手,一声不吭地,把脸埋进围巾里,却没想到这少林把自己搂得更紧了点,正想发问,对方就已经道出理由:“风大,靠怀里暖和一点,况且似乎还挺舒服的。”
从后颈到耳朵再到那水灵的脸蛋,全红了。没办法,暗香只好把脸埋进少林怀里,却没看到那和尚的脸颊也有几分红晕。
少林最后把他带到了江南,来到了严州城,这个时候城外人还不算多,少林真想就这么把暗香抱着在城里走着,却遭到了暗香的反对,他好容易才从少林的怀里挣脱出来,“我腿还没断呢,能走路。”
少林一时也不能反驳,只好叮嘱道“一会进城了人就多了,到时候跟好贫僧了,施主可千万别走丢了。”
“嗯…”
果真,城里简直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到处都是人,暗香想跟紧少林,却不料被人潮挤得越来越远,没办法,只好顺势跑进一家小茶馆,稍微避了会。
见这街上总算是有可以行走的地方了,便上街,寻少林去了。
走了一会总算见到那少林了,对方却连忙跑过来,正想打招呼,却没想到他对方直接抱住自己。
“贫僧还以为,施主被人拐走了…”
“我都多大的人了,别人要拐走还得先问问我背上的刀呢。”
“施主不就,被贫僧我拐跑了吗…”
“这…你救了我一命,我就不追究了…下、下不为例!还有你要抱到什么时候,这儿人太多了…”
“换个地方就能继续抱了吗?”
“才不是!”
少林随后带着暗香到了个小茶馆里休息休息喝喝茶,暗香的好奇心再一次被激起:“你们和尚是不是都剃了度的啊?”
“不是的,也有留长发的,就比如…”
还没等少林说完,暗香又继续问道:“那你呢?你剃了吗?”
“施主想看便可自己揭下来看看。”说罢,便稍微低了低头,示意暗香。
暗香又一次被自己的好奇心所掌控,便将那斗笠摘下,乌黑的长发随之散落,那少林抬起了头,便对上暗香的视线。
暗香就是暗香,墨蓝的眸子里似乎藏着星辰日月一般,仿佛雨后的晴夜也不如他眸子中的光景。
可能是被看的不好意思了,暗香粗鲁的把斗笠安回少林头上就闷声喝茶去了。
看不够,看不够,无论是儿时不经意的一瞟,还是现在细细地观赏,还是看不够,暗香眸子里的光景,让少林这近十年来,一直沉浸于其中,无法自拔——无论过了多少年,少林仍记得那一次兰花先生来拜访少林时带着的小暗香,那双眼睛,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也许他该感谢那位拉车的人,让他能再一次遇见暗香。
——少林,二度攻略成功。
5.all暗
最近暗香过的是颇为充实的了,每天跟那四个男的与游历游历,或者劫个狱啥的,总的来说活动挺多。
又是充实的一天,回到门派后难得兰花先生出来迎接他,不禁欣喜万分,连忙跑过去。
跑着跑着,看到的却是板着脸的兰花先生,正想问发生了什么,兰花先生便带他到兰亭暮春,房里一堆的东西。
兰花先生说刚才有四个男的分别过来送了这堆东西,每个人都说是聘礼,说罢,还不忘调侃暗香一句,想不到你长大了,胃口也变大了啊。这嫁出去,不知是你受苦还是他们四个受苦咯。
随后便扬长而去。
留下暗香一个人在那体会刚才那番话的意思,想通之后,红着脸,把那些“聘礼”,一一收好。

-----------
少暗那里还是有点私心抱歉了😭
总算写完啦
然后就是把我的作业也给解决了

评论(2)
热度(135)
©温酒
Powered by LOFTER